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35岁的阿俊在汕头龙湖外砂镇运营 一家汽车维修店,平时常常 有车主将车辆放在阿俊的店里维修或者保养好几天。看着这些车辆,阿俊想到了一条发财的捷径。可到了本年 1月29日,阿俊却在店里被公安机关抓获。那么,阿俊究竟做了什么呢?
阿俊说,2012年初,他开了这家汽修店,因为平时也有代理向车主出售 汽车保险,所以他对保险公司机动车出险流程十分 熟悉。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阿俊说,有一个叫阿敏(还没有 到案)的男人 常常 来他的汽修店发放传单,两人也因此熟络起来。因为 汽修店的生意比较一般,阿敏就向他介绍了一个赚钱的门道。
2016年7月,车主沈某将自己的面包车变卖,因为这辆面包车有两宗交通违章罚款还没有 处理,不能处理 过户手续,于是暂时停放在阿俊的汽修店内。当月30日,阿俊在沈某不知情的状况 下,将这辆面包车的被保险人由沈某变更为自己,然后把保险退掉,赚到几百元保费。
这次赚到的只是一笔小钱,阿俊其实不 满足。机遇 来了,2016年8月下旬,又有一名奔跑 车主纪某将车辆停放在阿俊的汽修店等候 维修保养。阿敏告诉 阿俊说可以伪造事故,让保险公司赔付,事故认定书由他去向 理,隔天就能够 拿了,这个时间也只是需要两三天,就刚好维修完成。
阿俊抉择 使用 店里这部奔跑 车和之前的面包车,施行 方案 。当月29日,阿俊让汽修店的员工阿河驾驶奔跑 小轿车,自己驾驶面包车上路,在龙湖区金新路段伪造事故碰撞现场。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随后,阿俊冒用沈某、纪某的名义,向某邦保险公司报机动车出险,并提供了伪造的《路途 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用于处理 相关理赔手续,以被保险人身份骗取保险公司理赔款14461元。
2017年3月2日、16日,阿俊故伎重演,又先后两次以自己为被保险人的小轿车发生交通事故为由,向某安保险公司报机动车出险,并提供了两份伪造的《路途 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用于处理 相关理赔手续,以被保险人身份骗取了保险公司两笔理赔款共25887元。
经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本案三份伪造的《路途 交通事故认定书》,伪造了交警部门的印章,上面的签名“阿河”、“阿俊”、“陈某”、“沈某”、“纪某”与阿俊亲笔书写的笔迹上的笔迹 是同一个人所写。
本年 1月29日,公安机关在汽修店将阿俊抓获归案;同月30日,阿河接公安机关传唤后到案承受 调查。
本年 7月26日,龙湖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阿俊犯保险诈骗罪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被告人阿河犯保险诈骗罪,向龙湖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保险诈骗罪,是指以不合法 获取保险金为用意,违背 保险法规,选用 虚拟 保险标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等方法,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数额较大的行为。国家机关制造 的公文、使用的印章和证件是其在社会一定领域、一定方面实行管理活动的重要凭据 和手法 ,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是指不合法 制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的行为。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合议庭审理认为,被告人阿俊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及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骗取保险公司理赔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得罪 刑律,构成保险诈骗罪;被告人阿河协助被告人阿俊骗取保险公司理赔款,数额较大,其行为亦已得罪 刑律,构成保险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阿俊、阿河犯保险诈骗罪的罪名建立 。
不过,合议庭审理认为,对被告人阿俊以保险诈骗罪科罪 量刑即可,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阿俊同时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不妥 ,法院予以更正。这又是为什么呢?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我国《刑法》理论上的牵连犯是指违法 的手法 行为或成绩行为,与用意行为或原因行为分别得罪 不同罪名的状况 。司法实践中,对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分 。因被告人阿俊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行为与骗取保险公司理赔款行为系手法 与用意的关系,属于刑法上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分 ,而保险诈骗罪的法定刑重于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的法定刑,故本案对被告人阿俊、被告人阿河以保险诈骗罪科罪 量刑。

发财“捷径”通牢门 汕头汽修店东骗保被捕

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阿俊、阿河通过家族 将骗取的款项悉数 退回两家保险公司,取得两家保险公司的谅解 。
合议庭最终判决,被告人阿俊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缓刑二年三个月,并处分 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阿河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分 金人民币一万元。
法官提示 :制造虚假交通事故骗取保险理赔款是违法行为,作为车主也要提高防备 意识,加强对自己车辆的管理,妥善保管与身份信息、车辆保险有关的资料,防止 车辆被别人 用于骗保。
END

相关阅读